一直行驶在快车道的中国核电,因为去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而一度停滞。核电重启呼声日渐高涨,但预期却始终仅限于猜测。 

   直到今年5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了《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才算是给那些撸起袖管准备大干一场的国内外企业,吃了一颗定心丸。 

  不过,一海之隔的日本,却是另外一番景象。7月1日,日本宣布重启大饭核电机组,这是日本核泄漏后首次重启核电。日本反核人士于8月2日在日本广岛举行了反核大会。 

  其实不只是日本,就连世界最大的核电设备供应商之一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也给核电判了死刑:与其他形式的能源相比,核电成本如此之高,以至于“很难”证明其合理性。有着“光明天使”和“厄运之神”双重身份的核电,既然成本高到合理性很难证明,为何有如此多的人趋之若鹜?其未来又将如何? 

  回暖假象 

   “春天来了”,中国核电业叫喊了一年有余,可春天远没有想象中来的快。 

  日本核泄漏之前,也就是2010年,中国已有43个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审查的核电项目,其中,内陆核电站就占据了31个。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摩拳擦掌的不只是国内的核电企业,西屋电气、西门子等有实力的跨国公司,也准备好在中国一展身手,分享核电盛宴。 

  可惜生不逢时,就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之时,日本核泄漏事件猛然阻碍了中国核电的快速发展通道。停止审批新建核电站、现有核电站进行安全检查,一系列关乎安全的举措,一夜间托盘而出。 

  即便早在4年前就已经得以审批的江西彭泽核电站、湖北大畈核电站、湖南益阳桃花江核电站等几个首批内陆核电项目,也因此事一直进展迟缓。由于当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之后,核电发展停滞了20年。此次日本核泄漏即使不使核电发展停滞20年,但核电快速发展通道可能也将关闭。 

  出于对福岛核事故的反思,截至2012年5月,日本关闭了在运行的所有50座核电站。不过,6月,日本政府又宣布重启被认为是符合安全要求的核反应堆——大饭核电站3号和4号机组,以应付由于关闭核电站而必然导致的夏季供电缺口。 

  欧、美、韩国以及事故发生国日本等主要核电国家,都对本国的民用核反应堆做了一次安全相关的检查。具体而言,美国对本国的核能设施做了一次安全提升而欧洲和亚洲则对核设施做了一次“压力测试”。德国、瑞士制订了完全从核电领域退出的计划。意大利虽然没有在运营核电站,也表示放弃核电。 

  虽然德国、瑞士是完全退出的态度,但是全球民用核工业并未出现大面积衰退现象。 

   5月底政策开闸。“核安全规划”中明确了2020年远景目标:运行和在建核设施安全水平持续提高,“十三五”及以后新建核电机组力争实现从设计上消除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的可能性。到2020年,核电安全保持国际先进水平,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水平全面提升,辐射环境质量保持良好。 

  这也意味着,至少到2020年,我国仍将进一步发展核电。 

  不过,核电重启显然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即便重启,速度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快。至少今年不会再审批新的项目了。”而东海证券分析师徐缨则认为,当前宏观经济以及核电政策不甚明朗,核电的下一次建设高潮也许要等到2015年前后。 

   “核电毕竟是比较特殊的,因为其对安全性、可靠性的要求非常高。工业里,即使是上天下海,也没有比核电对技术准确性要求更高的了。”艾默生电气(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大东告诉记者,“一旦出安全事故,不是第二天扫扫就可以了,其影响将是多少年的,影响的区域也是相当大的。”